拉打达人爆箱兄弟 相信有英雄 超人便存在

2020-07-11  阅读 318 次 作者:

拉打达人爆箱兄弟 相信有英雄 超人便存在 「爆箱兄弟」Johnny(左起)、Louis、刀锋有份筹划平成幪面超人变身赛,没想到事后引起热烈讨论,但他们说更高兴的是,有很多人出言支持参赛者。(李绍昌摄)拉打达人爆箱兄弟 相信有英雄 超人便存在 爆箱兄弟专页只为分享兴趣,三名成员都要牺牲工作以外的时间拍片。他们亦熟悉其他日本英雄,工作室放着不少鹹蛋超人和哥斯拉的模型。(李绍昌摄)拉打达人爆箱兄弟 相信有英雄 超人便存在 平成幪面超人变身比赛当天,刀锋(后)是评判之一,Johnny赛后将被观众认为表现最佳的豆腐「变身」过程加上音效剪成短片,未料随后在网上热传。(影片截图)拉打达人爆箱兄弟 相信有英雄 超人便存在 拉打达人爆箱兄弟 相信有英雄 超人便存在 拉打达人爆箱兄弟 相信有英雄 超人便存在

按一按腰间,右手伸出,横扫呼叫Henshin(变身)﹗

双掌在胸前打个交叉再朝下,完成。

走前一步,从左边腰际扬起手,同样双手交叉,完成。

左手抓住空气向前舞,右手往左插,握双拳,完成。

一场幪面超人变身赛,无腰带,无变身器,参赛者依然投入在两分半钟变身廿次,事后却掀起网上骂战,有人说,大庭广众,如果见到自己个仔这样做,会断绝关係;有人质疑,好想知片中人买唔买得起楼;更有大群人反驳,你可以笑,但问心你有没有被笑的勇气?

有份构思这个比赛的是「爆箱兄弟」,三个「拉打迷」Louis、Johnny、刀锋开了个专页,平日拍片将玩具拆箱,衡量是否值得买,当中许多是幪面超人商品。他们在比赛前还拍片亲身示範,匆忙间找不齐腰带,也是钉书机、剪刀当道具来变,幽自己一默。常在影片现身的刀锋说,「玩係兴趣啫,唔需要讲到买楼、搵食咁严重」。钉书机不是腰带,买到腰带都不等于自己是超人,其实他们很清楚,但这天我坐在他们拍片的工作室,斗胆问幪面超人跟鹹蛋超人有咩分别,也问他们如何相遇与相信。原来人生有个真正朋友与爱好,的确好极。

搞变身比赛 为兴趣拍拆箱片

底裤着出面是超人,三分钟之内闪灯要打死怪兽又是超人,头顶有触鬚都叫超人,在香港只说「超人」不知边个打边个,驶电单车出场的幪面超人(Kamen Rider)在拥趸口中叫作「拉打」。Johnny笑言:「但人们多数只认得超人迪加。」相当粗略地形容,多以银、红、蓝为主色,闲闲地都五十米高的,为保卫地球与巨兽战斗的外星人,是鹹蛋超人(Ultraman)。不过他们并非世界唯一打怪物,将恶人重罚的英雄,东映自一九七一年开始製作幪面超人电视剧,早期的昆虫複眼、围领巾是经典造型,不少人说较熟悉昭和拉打,指的是至一九八九年出现的历代幪面超人,而今次比赛二十个变身姿势,则是由二○○○年播出的幪面超人「古迦」数起,每年都有新一代拉打,来到二○一九年平成时代即将落幕,平成幪面超人亦踏入二十周年。

遇上别人弄不清超人幪面或鹹蛋,拉打迷会生气吗?Louis、Johnny异口同声:「已经睇化」、「你要我分辨K-pop偶像,我也分不到」,却听见刀锋响亮声线在其中,「我好介怀,我放唔低」。自嘲完又朗声哈哈笑,到Johnny认真一句「反而分得出就知有偈倾」,他倒说:「又冇咁夸嘅,我都分不到《皆大欢喜》与《爱回家》。」这个放满模型的地方,是Louis的工作室,头戴cap帽的他比较低调,是「爆箱兄弟」专页的统筹,在影片露面主持的多是刀锋,Johnny负责拍片、剪接等后製。

「我跟刀锋相识已是多年前,添马舰搭了个电影节」,捧《幪面超人The First》的场,二○○六年。「我只有十多岁,去到谁都不认识,我正坐在刀锋旁边,他不搭理我。我见到他们拿着玩具,自己没有,便问他借来看一下,他也不理我。」没有facebook的日子,他们透过网上论坛「玩具猎人」认识,少年Johnny第一次出席玩具迷的烧烤活动,家人还怕他学坏:「那时只有中三、四,与他们三唔识七,家人还陪我到集合地点,离远望这群人拿着玩具在聊。」如果拍齣属于他们的英雄片,这就是成军的一场。

平成超人 商品愈出愈多

刀锋笑Louis记仇,其实拉打迷记性都很好。自平成开始,二十年绝不只二十个拉打,剧集一年五十集,刀锋逢周日计準时差在早上七时半与日本同步,守候二十分钟的新一集播放。平成第一代古迦仍是one-man band,Johnny在数,「第二代亚极陀开始,幪面超人愈来愈多,总共四个,到之后那年的龙骑已有十三个」。刀锋完美接续开口问:「你知道为什幺吗?赚钱嘛。十三只公仔有十三条腰带,超人愈多,出的商品也愈多。」说昭和与平成之别?「简单讲,以前一条腰带戴到尾,现在十几廿条,又要插各式各样的道具在腰带才可玩齐所有function。」细看变身片,历代变身姿势都愈变愈忙,尤其幪面超人W(二○○九年开播)之后的,带齐道具的参赛者都急得变完身即把道具抛在地上。

「以前好癫,会追齐,出十条都买晒。」Johnny记得幪面超人月骑面世那一年,「通常二、三月播新一辑,我们在农曆新年时,年也不拜,就在玩具店门口等开门」。待在对面球场,轮流打电话到店裏问职员货来了没有,轮完只好扮声,刀锋压扁声音想当年,「喂,到咗货未呀?」最迷拉打的时光,就算每星期二、四出动逛旺角的玩具店总逛不厌,「次次走相同路线,兆万、信和、先达,直落朗豪坊饭堂,食饭开玩具」。

为卖腰带玩具 剧集似广告杂誌

平成已到终章,你们会否期待新世代?Louis坦言:「现在没有很多期待,因为今时今日已太一式一样,没以前狂热了。你知(今天的剧集内容)是为了设计产品而做,以前是做完顺带推出产品。」拉打推陈出新,刀锋有时在开箱影片都会说,剧情不吸引,连带收藏玩具的兴致也减低。幪面超人Drive要用的士、警车、救护车各式车仔加入变身器,他形容剧集头三十集都像广告杂誌,向小朋友展示怎样用车仔,卖够玩具,三十集之后就变了引人追看不休的警匪片,「开始有主线,原来主角父亲被屈是杀人犯,他要为父申冤,查出警署很多人收了黑钱,高层是怪物,陷害父亲」。

超人也是人 不是无敌

幪面超人剧集是新编导及新演员的跳板,除了主演Drive的竹内凉真,男星小田切让、佐藤健、菅田将晖等都是拉打出身,于是廿年来剧集如何平衡sell玩具及剧情质素,亦视乎编剧、演员如何发挥。哪套是公认的神作?「很难说大家特别喜欢哪个,但若说公认好看的都是Build跟铠武。」Johnny语音未落,两名兄弟已禁不住,「欸」、「唔好屈我」、「冇得讲,个个定义不同」。Johnny喜欢有伏笔,刀锋则爱有点点启发的剧情,「Faiz(幪面超人555)的主线是好人好唔晒,坏人也坏唔晒,是社会将他逼到尽头才铤而走险。另外只要执到腰带就能变超人,杀人犯都可以,不再是改造人,而是靠高科技变身;主角也特别,觉得没责任打怪兽,今日冇心情就不想打,那是正常人,一定有自私一面的」。

幪面超人出自漫画家石森章太郎原作,有说作者在一九九八年逝世后,平成剧情就没昭和故事暗黑,更贴近小孩口味,刀锋亦是最爱幪面超人一号,「昭和拉打都是改造人,被别人歧视他是怪物。以前的幪面超人只有一个,没同伴没朋友,没人知道他暗地裏做了那幺多,但又不停战斗受伤,带出孤独的悲哀」。Louis说也有点与年龄有关,年轻些的他最爱古迦,平成没坚守改造人设定,超人也是拥有血肉之躯的凡人:「古迦打完会流血,不像现在的超人打到濒死仍是咁靓仔,头都set好。他们始终是人,就算变身,最多增强能力,不会突然变无敌。」

超人死去 因投诉而复活

超人一死,不知震惊几多小孩。他们提起曾有角色在充满圣诞气氛的一集死去,在日本有母亲投诉角色之死吓坏了正抱着玩具看电视的孩子,最后官方要道歉,超人要复活。为了迎合儿童市场,成年人观众像刀锋谈起复活不合理情节都不太满意,但他们欣赏角色在日本被当成是真人,得到尊重,「不会像香港的阿妈告诉小孩,『是假的,唔好癫啦』」。

眼前三兄弟,怎会不知超人真假,怎会不知有些剧情只为卖产品。一百一十八元手掌咁大的模型,今天卖到五、六百元,Johnny现在看情况再决定是否入手,Louis仍在储专攻成年人市场的CSM系列腰带,盛惠上千元:「玩具公司也会计算年龄,前十年看超人的小朋友现在已有经济能力,近年的CSM系列好成功,标榜可模仿戏中的道具质地。」他想起儿时玩具与剧中道具相差甚远,「便自己喷油,当然不会喷到佢咁靓啦,CSM就是给细个疯狂的那班人」。小时候,踩单车都要戴着腰带,没有超人的电单车,就把纸包饮品摄进车胎,幻想轮子擦起来的声音都有一两分似样。刀锋都把玩具给Louis喷色,小手工做着做着,长大后的工作室也放个喷箱,Louis成为了玩具设计师。

三人英雄片剧情来到今天,从前手抱咁大已听父亲讲幪面超人故事的刀锋,一心想为动画角色配音而入行,为人所知是为《龙珠》菲利配音及常让朋友笑破肚皮的叮噹(林保全版)声线,谈到第一次捧着幪面超人配音稿,「开心㗎,喊㗎大佬」。接到大杂烩电影集合历代拉打,他调皮说趁同事未弄清角色,赶忙先挑喜爱角色填上自己名字。变身比赛骂战中,有人笑「特摄」剧集幼稚,特摄所指是特殊拍摄,今时今日特效早见怪不怪,Johnny说旧式特摄「好似哥斯拉、战队、超人,set好场景、街景,有人站在当中」。鹹蛋超人踩着的是模型,不是由绿幕再造效果,柴娃娃吗?Johnny说,他更懂欣赏特摄的运镜,「例如看从模型屋往外拍,营造鹹蛋超人的大头在窗外经过的效果」。现在他正职从事影片製作。

係呀,兴趣搵唔到食,当年同好各有未来,「不像以前成班人,剩下我们几个还是很想分享,因为玩具买返来玩,一个人玩好闷,都想share开去」。

二○一七年开了「爆箱兄弟」专页,开箱片、开箱文算是网络发展下的新事业,但靠「爆箱兄弟」赚钱养活自己,他们断言在香港不可能。即使Louis也设计玩具,却从不将自家品牌产品放在专页宣传,「我个人不想混淆,因为初初搞这个专页不是为帮自己,我想靠自己去做。我们呢班兄弟早定好方向。由始至终不想太多,只求玩得开心,想得太多就会变质」。一直坐不定的刀锋,本来自个儿拿个甲虫模型当腰带在「变身」,听到这句也与Johnny认真说:「对。」

超人过时了吗?

兆万十六楼的全层玩具店已做不住消失,对面宇宙船都搬走了,他们早不再勤于流连店内店外蒐罗新货。日本英雄主流有三大类,鹹蛋超人、幪面超人以外,还有战队,都已过时了吗?Louis说,不妨周五下班时段到油麻地现时点看看,照样人挤人。在人来人往的尖沙嘴商场搞变身比赛,他们透露主办方都怕无人参加,谁料多达八十人报名。刀锋当天是评判之一,参赛者的认真让他喜出望外,现时网上热传的是季军豆腐,不带任何道具,力道却做足,拉打迷追逐玩具多年,空拳空掌反而带些「腰带在心中」的纯真。豆腐输在时间稍长,刀锋说当时都有些尴尬,因为全场觉得他表现最佳,「哪料到背后一阵欢呼,冠军将奖品Switch游戏机拱手相让」。Louis:「这件事很有趣,不是单纯比较,这个结局好似拍戏,大家互不相识,但透过兴趣多了班朋友,是开心事。」

拉打新戏刚上映,爆箱兄弟当然先看为快,Johnny笃爆刀锋好感动,「你冇咩?」,他又对兄弟还嘴:「电影说的是,究竟幪面超人是虚构还是现实,其实唔紧要,只要你心裏相信有英雄,他们便存在。」你buy吗?「我buy呀。每个人心中英雄定义都不同,每个年代的超人都有fans。」但无改拉打迷最爱爆箱兄弟的均真:「虽然是有些眼高手低。」

文 // 曾晓玲图 // 李绍昌编辑 // 王翠丽

fb﹕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undayMingpao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