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创龄」第二人生:活得太久是一种挑战,心灵肌耐力带我们挺过

2020-06-11  阅读 605 次 作者:

你有听过「创意高龄」吗?在国外已经盛行有年的「创龄活动」,随着台湾的高龄议题越来受到重视,「创龄」即将从默默流动的潜流,以舞动心灵之姿,涌现在大家面前!你的老后、我的老后,都需要「创龄」展现我们的第二人生。

创意高龄是全世代运动——保护心灵,人人有责

「讲创意高龄,其实侷限了『创龄』,但有时候我还是会使用『创意高龄』这个名词,好让长者和所有人,对于创意、艺术对高龄的影响性,能更加地有感。」暖时光咖啡馆的服务设计经理Kate,是台湾最早开始推动「创龄」的先驱者之一,喜欢艺术也关怀高龄的她,谈到她一系列的「创龄」活动时,眼睛彷彿燃烧起火焰,她的坚定随着高龄社会越益热情。

「创意高龄的英文原名是creative ageing/aging,原本在国外是从美术馆、博物馆等场域出发,透过艺术让55岁以上的伙伴,能够重新认识自己,甚至找到自己。」

在英国的利物浦博物馆,2012年起便推出「回忆之屋」计画,透过旧照片、古董、可租借的「回忆旅行箱」(Memory Suitcase)等,为年长失智症患者以及其照护者打造一个充满温暖、怀旧气氛,可以放鬆纾压的空间,让照顾者与被照顾者彼此重新对话、建立关係。

Kate进一步补充,她认为艺术是全世代的沟通语言,每一个人都可以透过创龄的艺术内涵去追寻自己,因为「探索自己」是一辈子最重要的功课。

「创龄」第二人生:活得太久是一种挑战,心灵肌耐力带我们挺过 Photo Credit: 本文作者提供
暖时光讲堂:摇滚爷奶说书趣,一同享受暖时光
生病让爸爸失去了自己,早忘了「我想成为怎样的人」

怎幺说呢?Kate观察,在华人社会中,像是有一层制式的网络在影响着、告诉着:你应该要怎幺活。要读什幺学校、要上什幺公司、什幺才叫成功、什幺定义成失败......过完被规划好的前半生后,那接下来的后半生,到底要怎幺活呢?我们已经不能用前半生那一套标準来规範后半生了

「许多长辈,年轻时真的拼死拼活的工作,当老了不用工作、子女都长大离巢时......长辈顿失依靠,失智失能的速度,可能随着生命空白而加速发展,这是很有可能的。」Kate分享她的生命记忆。

「其实我也是来自长照家庭,而且时间超乎大家想像的长。我爸爸年轻喜欢萨克斯风,我妈妈则是喜欢弹古筝、画国画,但在他们有了家庭后,每日为柴米油盐而辛苦奔波,过往的涵养被深深地收藏在内心深处。

我爸爸15年来长期洗肾,后来更罹患膀胱癌、摄护腺癌、大肠癌与直肠癌,最终一生有两个造口,也是因为这样长期的照顾历程,我看到爸爸是如何地一点一滴失去了对生命的渴慕与热情......想想,如果有一天我生病了,我又要如何度过,我该用怎样的态度面对自己跟他人?最后我在「创龄」找到答案。

活得太久是一种挑战,心灵肌耐力带我们挺过

Kate说明,创龄是去阶级、跨语言,一场世代的心灵交流,藉着各式各样的艺术活动,不管是绘画、舞蹈、写作,还是各种意识与艺术的实验,不同年纪的人可以倾听、了解对方的想法,也由于它的目标性不显着,参与创龄活动的长者与年轻人,往往也逐渐打开心房、去碰触到对方的坚强与柔软、思维与心灵。

Kate以两厅院所举办的Living Words工作坊作为举例,来自英国的艺术家分享,当艺术家与失智长者生活在一起,以不带成见、不受拘束的方式接触彼此,倾听彼此,燃起的火花,不会只有悲伤与遗憾,而是更深层地进入那幽微却依然壮丽的生命面貌,他分享一首失智长者创作的诗篇:

Kate说,这就是艺术互动令人经常惊讶、惊喜之处,生命的华丽痕迹隐藏在每一个转折的隙缝,而艺术就是带着我们去无法预测、歎为观止,就是被我们遗忘的心灵之境,意识之外有多少只手紧紧握在一起,每一次地更深入了解自己,便在之中挖掘了自我力量,也就是「心灵肌耐力」!

「人类只会越来越老,我们面临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,以前人祝福着你长命百岁是一种恭喜,但现在却混杂着忧虑与担心,因为我们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活到多老?只有自己的心灵肌耐力够强壮,才能挺过各种潮流翻涌,如果你愿意在有限的人生,活出无限的自己,现在就可以做到。」

Kate持续以创龄要来翻转台湾的老后,她也与朋友因对创龄的热情而成立了「七分熟」与大家分享关于创龄的各种面向,跃跃欲试的你,一起加入吧!

上一篇:
下一篇: